[小小說] Finding Sappho

(這是AD在2008年12月 為 莎芙SAPPHO雙月刊創刊號 特別量身打造的作文 [找尋莎芙])

Finding Sappho

地面溼答答的,巷弄裡高聳的街燈怎麼也照不出一股清爽,反而只讓四周蒙上一層讓人不愉快的朦朧。

低頭拖著腳走,黑色皮拖鞋磨擦柏油路面發出嚓嚓聲,像一具快掛點的老舊生鏽馬達,懶得捲起來的破牛仔褲腳幾次拖地,沾了一圈濕黏。把捲成一管的雜誌隨手往後褲袋一插,讓自己看起來更像台客,不甘不願往那家咖啡館去。

在網路上好好的幹嘛要約見面呢?網路時代怎還有人在玩雜誌筆友那一套,竟不願交換照片也從不用視訊,硬是要用文字撐到當面相見!

要不是因為那眼波閃閃死纏爛打攻勢太煩人,也不會答應出來見這個面。

推開那扇重重的鐵框玻璃門,逕自找了靠門邊位子坐下,牆上六色彩虹及同志圖像陳列出同類的安心感,約在這倒是正確的決定。

點了杯冰水果茶,發現後方書櫃有許多書可看,隨手抓了本小說,心情稍為轉晴,掏出菸盒雜誌放到桌上,好歹要讓自己感覺舒服些。

約定的時間是八點,還有十五分鐘,足夠抽根菸以及溫習台詞,心裡雖這樣想,卻又因這空間及尼古丁帶來的放鬆感,順手翻閱帶來的那本《莎芙》雜誌,這是這次見面的指定相認信物,也是即將見面的女人的網路暱稱。

隔壁桌一對穿情人裝的小情侶不斷望過來,沒一會兒終於開口:「請問這本新出的雜誌好看嗎?可以借我們看看嗎?」

把雜誌遞過去,小倆口饒有興味的閱讀起來,無事可做索性看小說,沒想到一看就沉迷,全然忘了時間流逝。

一個身影落在桌面上,抬起頭恰恰迎上一雙靈動中略帶銳利的眼,心裡可可一驚,恍若見到那過去的熟悉。

「那本雜誌是妳的嗎?」雙眼的主人開口,偏低的聲線跟清爽明快的外型搭得起來,絕非裝可愛那一款小女生。

猜想應是她,那約好要見面的女子。

「妳是Sappho?」

「妳在看馮內果的書?」那女子大方坐下,對著手上那本《貓的搖籃》說。

不著邊際的開場驅離了陌生感,兩人從馮內果聊到徐四金,各自表述外加交叉辯論,激出幾次不友善的小火花,卻意外地拉近距離。

「很好。」Sappho最後說:「很好,至少妳不是笨蛋。」

聽得出對方正給自己打分數,自然不甘示弱回以一句:「幸好妳不是花瓶!」

這兩句就是結束語,女子起身表示本次約會告一段落,可以閃人了。

「呃!」下意識發聲叫住她,一下子理智回復想起自身任務,可又不甘就這麼結束:「我們~會再見面嗎?」

「或許吧!」她說,嘴角拉出一道略帶神秘的笑,不置可否。

一進門室友Von急呼呼衝來,頗有美式足球選手衝向達陣區的氣勢,劈頭就問:「怎麼這麼久?她長相如何?」

「不到160公分,頭髮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到肩膀吧,淺灰色棉質長袖線衫,牛仔褲。氣質不錯,喜歡看書的樣子。」

「太籠統了啦!」Von抗議。

「誰叫妳不自己去!」

「我就是俗辣,才拜託妳去幫我跟她見面!妳們都聊了些什麼?」

這就是所謂的低自信加上對網路的不信任吧,在感情從曖昧即將明朗化之際,膽小到必須派出探子先確認,再決定是否繼續。

可也沒資格說人家,至少室友肯上網尋找另一半,自己卻從不願踏出尋找的第一步。

「我們聊小說,還聊到香水,也聊了天氣跟社會景氣,就一些有的沒的。」說著就想往房裡走,Von跟上來繼續追問,只好說書般細細報告聊天內容,直到Von滿意為止。

只是有一點沒說出口,關於兩人偶而眼神交會時說不上的悸動,那純然又私密的感覺,是會讓人整夜輾轉低迴再三的無可言喻。

第一次欺騙可說成無意,可第二次就有些壓力了。

罪惡感還來自於發現自己竟然有些期待!

一見面連寒暄都跳過,她說想去找張CD,是一首動聽的老歌,可忘了歌名。

「還記得旋律嗎?唱唱看。」

「Maybe someday we’ll find a way… …」她當真低聲唱出一句。

「Rick Price,Heaven Knows.」想都不用想立刻說出歌名跟演唱者,讓身旁的她充滿訝異與驚喜,開心驚呼拉著她往唱片行走。

並肩走在夜晚的人群當中,竟也有股情侶的微妙氣氛。

開始覺得不對勁,這樣不行。

一次又一次的見面,感覺再怎麼好卻始終壟罩在冒名的陰影之下。自己怎可以喜歡上室友喜歡的女人,不對也不該。

缺乏正當性,就算想多問室友關於對方的事也開不了口,兩個人在一起時,因著設定好的身分,除了角色扮演,也無法透露出一絲自己。

感情發動得太過意外,是脫韁野馬無法控制,只能著了魔般期待每次見面。

動了心帶來矛盾,矛盾導致痛苦。

解決痛苦的唯一方式就是誠實。

「我喜歡妳,可是我不能喜歡妳。」硬吞下後半句:「因為妳是我室友喜歡的女人。」

「我不是Von,我是她室友,她託我跟妳見面。」不敢直視她的眼瞳,撇過臉小小聲地說。

誠實的代價是毀壞,明知如此卻又不得不的痛苦,親手將建立起來的美麗小城堡打毀。

「如果我對妳沒感覺,就不用這麼難受了。」

屏息,彷彿一世紀之久,不安地揣測她的反應。

「喔。」結果她只拋出一個字:「喔。」

然後,掉頭就走。

捲簾人去也,天地化為零。

「我把事情搞砸了,我跟她說我不是妳。」

只丟下這一句給迎面而來的Von,遂把自己鎖在房間裡整夜難眠。

特地上網請店家從國外代訂的CD寄來了,卻已失去給出去的理由。

沒關係,反正自己本來就慣性自閉,這樣也好,就一直一個人吧!

「喂!別睡了,太陽照屁股了,生日快樂啊!快出來吃蛋糕。」

Von的聲音從門縫裡鑽進來,砰砰砰地把門打得震天價響,又補上一句:「穿帥一點,客廳有美女。」

是她嗎?她們終於見面了嗎?難怪那天之後Von都沒再多問。

儘管心裡五味雜陳,仍是把自己穿得整齊踏出房間,要維持僅有的自尊。

「嗨!我是Ayu,小樂妳好啊!」一身濱崎步打扮的可愛女生笑嘻嘻揮手,又塞過來一張卡片:

「來,生日禮物,生日快樂!」

上面寫著一個名字及十個數字。

看著卡片又看著眼前兩人,傻了,這是怎麼回事?

「妳們… …所以… … 可是… …」

「我們早就在一起了,是擔心妳老悶著,才安排這小計畫。」Von說,露出可惡的笑臉:「這樣要是妳這自閉兒搞砸了也就算了,不過算妳厲害,Ayu的朋友很挑的說,沒想到她看妳也很對眼。」

「房子今天留給我們,妳快出門約會!」濱崎步辣妹說著拿起手機按下那十個數字:「誠實的阿呆要去找妳了,妳快梳妝打扮吧!」

-fin-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