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席

朋友特地提醒,才發現床頭不能對著廁所,可都這樣三個月了。
與其說是生活白痴,不如說成是對自身睡覺之處的漫不經心。

漫不經心,因為不覺得必須用心。

可又守著些莫名的規矩,空間是劃分清楚的,睡處跟書房。

絕不在睡處抽菸似乎無絕對理由。每兩天拖一次地倒有十足理由,因為會跟貓小樂躺在地上滾著玩。

偶而踡起的情緒,讓貓小樂驀地抱住一啃,哎呀哎呀叫著笑著,忙不迭收回腳板,晃呀晃撈不著一縷感春傷秋。

白天時清醒得緊,握住工作的電鋸嘎嘎切割出明確界線,另一端是修補完了,卻缺乏必然動力踏上的舞台。

既然舞步踏不出,連歌也唱不得一首完全,索性落座觀眾席,欣賞舞步及歌聲,且真心鼓掌。

能為別人的幸福而感到開心,是件開心的事。我享受這開心。

幾次要被拉上台,表面上看來似乎也沒什麼不好。

很合很合呀!會聽到這樣的鼓舞,就笑了,有時也會說好呀好呀。

其實還想在觀眾席多坐一會兒,再一個月左右吧!

那首歌的1分12秒到1分22秒,有沒有誰能唱出十秒的動聽,讓我像春天的大毛狗般,單純且喜悅地賴著滾著?

要從觀眾席起身時,會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