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傷是奢侈品

右肩歪斜得越來越嚴重,很清楚這是長期姿勢不良的後果。

上週五一起床就在心中暗叫糟糕,雙手發麻僵硬疼痛症狀已展延到肩頸。下班後趕忙跑去找整脊師父,咖啦咖啦唉呦唉呦,拿了一小袋藥丸。

.

後來,邏輯出一件事。或許我根本不喜歡寫作,我是說,自己跟自己跟寫作之間,其實好像並沒那麼友好。跟出版景氣差或同志閱讀市場小無關,而是自己一向以"好玩 (having fun)"為基調在做事,過去寫作幾乎都是為了取悅誰誰誰,只要對方開口,不論是用點菜的口氣或撒嬌的口吻,我就劈哩啪啦寫出來。只為博得對方一個笑容。

或許,我要的是用文字換來短暫的春花燦爛!

或許。

.

秋涼漸見,貓小樂開始往身上爬,倒在沙發上時身上總有一隻貓,牠心情好尾巴一甩一甩,愛睏時就直接張嘴往捧著書的手一啃。被啃咬的那一刻,也發現居然跟古文觀止裡的文章們,感情有點開始不太好,小小緊張感油然而生。是該多讀點書了。

.

不是沒時間感傷,以粗暴的老實而言,感傷這東西根本就跟挖鼻孔一樣,手指一伸立刻彰顯,可挖鼻孔時唱歌會有鼻音,而且挖鼻孔時也不能跳舞,太危險了!挖鼻孔時說話會有滑稽的鼻音… …簡單來說,感傷的微妙獨占性,會排除很多可同時進行的樂趣。

感傷是需要專心的,但我並無法全神貫注於製造感傷。

也無法將感傷山寨化,這是最可惜的!畢竟感傷真的要以世界名牌般的存在,才有價值。

.

喔,很多事情說穿了就是習慣,而且是自己跟自己的習慣搏鬥,然後我們以時間來量化這習慣的被形成及被遺忘。
(其實我頗能掰這種文句,不過常常覺得不好玩而懶得把字打出來。)

.

想寫作文,但是真的得先讀書。想跟硬梆梆的古文觀止當朋友,不需要到手牽手一起上廁所的程度,至少見了面能點頭打聲招呼那樣就好。

至於存在主義嘛,就歸貓小樂領導,感覺上貓跟哲學好像滿合拍的。

.

天涼了真好!

..

.

清   爽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