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ea]貓耳朵好Q

覺得貓耳朵好Q(Nov 09, 2010 – 12:02PM)

天冷, 猫窩在身上, 就很能體會 “暖親貓" 的意境~可惜我的黛玉情懷只維持了五分鐘不到, 畢竟我不是口吐鮮血, 而是….底下淌血啊阿阿阿阿
咪的完全被自己的文字搞到詩意全消 Nov 09, 2010 – 12:13

啊~~~~~~~~~~~~~~~還給我 Nov 09, 2010 – 14:51
琳妹~妳要啥? 給得起的哥定給 Nov 09, 2010 – 15:08
妳啦,把人家的羅曼蒂克破壞了 Nov 09, 2010 – 15:13
還我還我~~再寫一段 Nov 09, 2010 – 15:14

妳要哪國哪朝代口味的?
目前草莓大出!
貓咪王國,波吉口味

小手將她目光拖曳到櫃台上,"一個。"
她看了一眼,忍不住又追加,"好吃的松露拼盤"她在心裡想。雖然明知以這比喻感覺超不合邏輯。
手的主人的聲線繞了她脖子一圈,癢呼呼地:"有推薦什麼口味?"

啪手(樂)

"波吉口味"她說,雙肩往上聳了聳,那癢卻已鑽入心裡化成羽毛搔弄個不休。
"波吉?是什麼?可以吃的嗎?"小手甚直往前移了一點五公分,沒錯,就是一點五公分。

( 甚"至"<打錯字了 )
"可是… …"她決定以大膽的話語止住那股騷動,當然也是不合邏輯的決定,但邏輯在此刻其實並不重要,因為蘇格拉底根本也不在場。

波吉波吉(轉圈圈)

"可是"她說:"可是,波吉口味今天缺貨"
"啊?"軟軟的嗲聲嬌嘆明顯給裹了層失望的黃豆粉。
"嗯。"她點頭,果然一說到專業,她就可以認真,並且忘掉癢呀痛呀其他感覺。這不是跟蘇格拉底學來的,是街角賣罐頭的阿婆教她的。

(再寫下去就會很破壞喔~要繼續咩?)
嗯嗯嗯(點頭)

邏輯跟哲學一但對上感覺,蠟遇火,火見水,水碰土般,嗚啦啦地一邊兒唱大戲去也。
阿婆其實也不唱戲,阿婆很懂得米糰子得裹上幾厘米厚的黃豆粉才好吃。"咬下去那一刻,口裡得有綿綿地,毛呼呼地感覺~"
這就是波吉口味,綿綿地,毛呼呼地!
因為又綿又毛沾黏著無法很快消失,所以大受歡迎!所有人都奇異地聯想到自己忘不了的前情人。

阿婆賣的是黃豆米糰子罐頭?
阿婆賣的是愛情。
嗚 破梗了
噗哈哈哈哈~~~

呵呵呵。其實是貓小樂遇上存在主義。賢哥好棒,給我美味的時間
剛要繼續寫的是:咬下去那一刻的前一秒,其實會先感覺春花燦爛的溫軟滑膩。
嗯嗯嗯嗯嗯嗯~~~(撲倒)
貓小樂大人此刻正趴在恐龍裝上屁股對著我睡大頭覺。
失戀真是超啾咪的尾大不掉!
所以存在主義,不如溫暖的恐龍屁股
可不是,所以愛情真偉大,完全溶化

我老覺得對貓小樂來說,什麼的第一判別都是:[這是啥咪?可以吃的嗎?],然候咬咬看。
莫文蔚都這樣說
妳溶化了~~~
我凝固了~~~

她是現代化的淑女,喜歡用嘴,享受
喔~一瞬間我雙眼是黃色的。
貓小樂打了個呵欠救了我。
破功了,貴婦不能往黃色靠(飄走)
我已經又找到爆乳戰隊的VIDEO  Nov 09, 2010 – 15:49

這就是拉界兩大作家的對話

阿婆賣的愛情罐頭,一罐一罐的有各種顏色包裝,有一個好貴好貴的彩紅鑲金邊罐,也有五個一落大拍賣的促銷品。
最棒的是,每種罐頭的味道,阿婆都知道。Nov 09, 2010 – 15:57

剛剛那樣寫下去的話, 一本小說的骨架就會出來。書名大約是 彩虹罐頭 之類的。Nov 09, 2010 – 16:21
罐頭其實是給貓吃的, 人吃了會變貓, 貓咪跟人共處一個世界 只是人聽不懂貓語 貓的世界很哲學, 一切以"可以吃的嗎?"為最高原則, 所以人類視為寶物的愛情罐頭, 對貓來說只是單純的食物,然後有點像微恐怖日本少女漫畫, 短篇短篇的, 由阿婆賣出一個個罐頭開始..以人變貓結束。
但波吉怎辦?波吉是大毛狗… … 所以波吉是咖啡店老闆 穿針引線補足劇情的旁述角色
所以波吉口味後來要變得難吃, 為了提升業績 波吉口味就開始加入一些有的沒的雜質, 比如懷疑, 謊言, 曖昧… … 咪的 蒼蠅王MIX動物農莊MIX觀用少女咩? Nov 09, 2010 – 16:30

很有趣,先紀錄下來,或許不會用到,或許哪天拾起來當真成一本書。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