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 and the City:自殺不是唯一的方法

台灣立報 > 性別 > AD的Les and the City專欄
2010-12-02 22:28

19歲初戀時,女友16歲。當時我跟大我1歲的姐姐還有祖父母一起住台北,父親因為工作關係不斷被南調,母親帶著妹妹弟弟開開心心南下陪老公。

老爸老媽不在,讀台大的大姐就是權威人士。她自己當時也在交男友,但是她超討厭的,小女友跟大姐一樣是北一女,可是姐並沒發揮學姊愛護學妹的友善精神,小女友很怕我姐。重點是,我老姐還跟我爹娘告狀!明明天高皇帝遠,台北應該呈現歡樂狀態,我卻常常被姐罵。老實說,我忘了姐當時用了什麼字眼來反對我是同性戀,總之讓我很生氣。我的初戀只有短短2年,小女友升高三時我們就分手了,她後來也考上台大。

出國留學的第2年,意外交了第2任女友,在華人稀少、台灣人更少的異國校園中,果然很快就有同學來問我,就是用那種典型三姑六婆問八卦的口氣:「某某某說妳跟誰誰誰搞同性戀,不會是真的吧?」當時我是好學生,不少台灣同學得倚賴我的筆記,或許因為這關係,台灣同學們也只是私下碎嘴,我不需要回答或解釋太多,總之我還是繼續跟女友手牽手走在校園,或是半夜一起手牽手去買菜。

出社會後,我還是交女友,有一次身為教友的老闆在辦公室以超大音量說他的教友朋友在電視上看到我,他問我:「是不是gay!」我說我不是,因為我真的不是gay,我是T,如果老闆問我是不是Lesbian,我會說是。

這些過往,現在都可以當笑話來講,但當時的確讓我很不舒服。

身為同性戀,真的,有很多時候會覺得活得很辛苦。同學、同事異樣的眼光跟私底下的流言蜚語,家人的不諒解,社會對同性戀的不友善……

要是被劈腿,女友跟人跑了,更是狠狠一刀。很辛苦啊!要面對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辛苦慢慢累積成委屈與怨恨,那是會把人推上絕路的動機。

可是,沒有人有權利決定任何人的死亡,所以,如果妳因為自己是同性戀,遭到家人或同學的反對,覺得很痛苦很想死,我也沒資格叫妳不要去死。但是我絕對不會鼓勵妳去尋死!因為那根本不是解決事情的辦法!

同學同事在竊竊私語時,妳有沒有試著走過去當著他們的面說:「我喜歡男人或女人對你們來說有這麼困擾嗎?那我吃葷吃素或是信上帝或拜觀音,是不是也讓你們很在意?」

妳知道嗎?有拉子公然在機場求婚、有拉子公開結婚還上電視新聞。也許妳會覺得這離妳太遙遠,那我跟妳說有拉子帶女朋友去公司旅遊、還有拉子帶女朋友跟同事去唱KTV。如果妳覺得對妳來說不可能,因為妳沒有女朋友也沒有拉子朋友,那我跟妳說有一票拉子公然做網路廣播節目,而且已經超過7年了。還有一個地方,有30多位同性戀等著跟妳講電話:台灣同志諮詢熱線http://www.hotline.org.tw/,每週一、四、五、六、日晚上7點至10點,由30位男女同志義工提供線上服務。服務電話:02-2392-1970、02-2392-1890,高雄專線07-552-3264。

所以,妳煩悶時,請去聽聽廣播節目,受不了時,要不要試試看打通電話?我們都在,真的,一大堆同性戀都在,都活得好好的。

(作家、女同志網路廣播節目主持人)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