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 and the City:伴侶權,不只為了同性戀

  台灣立報 > 性別 > AD的Les and the City專欄
  2011-1-06 22:59

去年年末某個早上,起床準備上班時忽然一陣眩暈來襲,一開始還硬撐著到浴室,心想洗把臉就好,卻眩暈到趴在洗臉台嘔吐。依照正常人的反應,我抓起手機想打電話求救,結果發現手機沒電,當下還有點理智,掙扎著爬到電腦前開機,以網頁發出求救簡訊。然後找出備用手機,但悲慘的是,備用手機也沒電。

儘管理智上也知道不可能,可是人在極度苦痛中難免胡思亂想,當下心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我該不會就這麼以孤單中年的狀態掛掉?」因為我獨居,只有一隻貓女兒,沒有人有我住所的鑰匙!

將近兩小時天旋地轉加胡思亂想,好心人終於出現搭救,開車把我載到醫院。醫生說是感冒病毒引起的眩暈,於是跟公司請假,在一吃藥就昏睡的狀況下,整整當機兩週。

似乎都是這樣,健康無事時天下太平啥都不需要;可這次生病,讓我深切感受到身邊能有個共同生活,可以互相照應的人是多麼重要。這不只是針對同性戀婚姻,整個社會有更多相同需求的單身者。可惜政府的著眼點總是微小如針,一心只想提高生育率,然後拚命要異性戀們結婚,然而整個社會的家庭組成結構,真的不單只有一男一女成為夫妻就等於家庭,異性戀結了婚就等於一定會生小孩。政府只想照顧這種排列組合的伴侶,卻沒思考到有更多中老年單身單親及失婚者,更需要有法律上伴侶權的照顧。更別說明明就是一起生活,互相照應的同志伴侶族群了。真的不要狹隘地認定同性戀因為不能生小孩就不夠資格擁有伴侶權,社會上那麼多被不負責任的異性戀夫母拋棄的孤兒,又該怎麼說呢?

日前有篇很可愛的新聞,70多歲的台灣阿嬤到澳洲看外孫女,意外地展開另一段戀情,與義裔澳籍男友結婚了。媒體以「黃昏之戀」形容,下筆溫馨。所謂老伴老伴,無非就是老來有伴。大家明明都知道身邊有個伴多麼重要,卻又在面對真切的需求時,以莫名奇妙的排除法則進行漠視。有時候不免會想,難道人跟人成為伴侶,或是異性戀所謂的「夫妻」,只是為了生小孩嗎?用腳趾頭想也知道當然不是。伴侶也不是為了將戀愛進行到底,所以我不懂同性戀要求伴侶權到底有什麼錯。人都會有病痛、都會老去、身邊都需要有人陪伴,這是年輕時很難想像的沉重需求,卻又必定會隨著歲月的流逝而益發鮮明。

單身不是錯誤,不婚也不是有病,就算結了婚也未必能持久,每年攀高的離婚率,政府怎麼不想辦法解決?就算不離婚也未必生得出來,就算生得出來也未必養得起!重點在於,有伴侶權需求的族群從來沒被正視過!

同性戀要伴侶權,不只是異性戀們想的那樣簡單,同性戀不是只想著談戀愛。我們需求的,是身為納稅人、身為社會公民、身為一個人,生活上最基本的需求之一罷了。
(作家、女同志網路廣播節目主持人)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