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 and the City:T撒嬌是門學問

台灣立報 > 性別 > AD的Les and the City專欄
2011-1-20 23:33

「妳們T是不是都不撒嬌的呀?」我狂搖頭,硬把一口綠茶吞下去,趕忙反問對方何出此言。

「可是,妳們T不就都很ㄍ一ㄥ(註),很tough?」

我又搖頭,一邊狂指自己:「妳看我哪裡ㄍㄧㄥ了?我也一點都不難搞呀。」

這下換對方搖頭了,說我並不具代表性,因為我是軟趴趴的娘T。

旁邊其他朋友就笑了,當場要我表演T撒嬌的樣子,我就應觀眾要求往身邊有人肩上一趴,捏起嗓子以高三度鼻音說:「嗯~~夫人不可以,老爺會看見。」

在場所有人頓時爆出一陣狂笑。

T應該也會撒嬌吧!我會這樣想是因為我是以「人都會撒嬌」的前提來看。但之後當我陸續問了一些拉子朋友,卻得到出乎意料的回答。

「啊?她不會跟我撒嬌呀,拜託喔,她是鐵T耶!」

「幹嘛撒嬌?這是婆才會做的事情吧!好噁心,我做不出來!」

幾位T朋友乾脆直言自己根本不會、也不懂,甚或不願撒嬌,同樣的回答居然也從少數婆朋友口中說出。

撒嬌這檔子事,好像在大家心中有個刻板印象,被認定就像電影演的:身子挨過去,臉上帶著媚笑,佐以濃濃鼻音:「嗯~~老爺~~」或是:「嗯~~林董,您好久沒光臨了~~」

話說,我自己不也是這樣表演的嗎?

換言之,撒嬌被認定是女性氣質專屬的表情,甚或是武器了。而當T被認定或歸類是強硬的一方時,撒嬌頓時變得噁心。因為這不是T「應該有」的言行舉止,裝可愛是不被允許的,因為這會破壞T的威風。然後我腦袋忽然冒出一句:「好T有嬌不輕撒!」可這樣好辛苦呀,這跟「男兒有淚不輕彈」有啥子兩樣?
我也問了女友,她會不會討厭我跟她撒嬌,她想都沒想就回:「不會呀,我覺得很可愛。」最常發生的狀況是,我睡眼惺忪跟她抱怨我被蚊子叮,然後她立刻抄起捕蚊拍消滅蚊子,我抱著貓發出「妳好厲害喔!」的讚嘆。

或許對T來說,撒嬌真是一門學問!回想起自己還是小T的時候,也不懂得該如何撒嬌。因為沒有學習典範,加上對撒嬌的刻板印象,覺得撒嬌是不應該的。等到年紀漸長,才發現自己過去往往以生氣來掩飾想要獲得疼愛的需求,卻惹得對方不開心,自己也更生氣。

我甚至問了異性戀男性朋友,絕大多數友人也認為男人不該撒嬌,不過有個解決方案叫藉酒裝瘋。這我倒是親眼看過,大家一起去唱歌,男同事喝掛了,他女友接到電話後趕來,平常高大有形的男同事,蹲在地上發出小男孩般的聲音跟女友說:「人家不舒服,妳帶我回家。」老實說,真的一點都不噁心,也無損於他在我們心中的形象,反而看起來很可愛。

撒嬌應該算是生活情趣的一種吧!即便是鐵T,也會有需要被伴侶疼愛或摸摸頭的時候,那就不用太矜持,開口去要吧!即便只是摸摸臉的小動作,或是一句短短的稱讚,畢竟那是連十萬個朋友的義氣相挺,都無法取代的一份溫柔。

(作家、女同志網路廣播節目主持人)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