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 and the City:過年得自個兒找樂子

台灣立報 > 性別 > AD的Les and the City專欄
2011-1-27 22:03

正在跟妹妹弟弟討論回老家過年的時程跟交通,旁邊有人忽然出聲,問我要不要寫一篇關於拉子過年的文章。我邊查找高鐵資訊邊發噗浪,頭也不回地說:「以前早就已經寫過好幾次了,廣播節目也都做過這主題了。」


過年對同志來說是個困擾,如果光就這點真的是老調重談。我聽過太多同志朋友哀怨地說:異性戀都可以光明正大帶伴侶回去拜年,可是同性戀要是膽敢帶伴回老家,好像會製造尷尬或破壞氣氛。
外國同志沒這問題,基本上我認為,由於過農曆年是東方人的一年一度傳統家族大活動,在過年時帶伴回家幾乎等同出櫃。正是因為太過在乎家人感受,所以不想造成家人不開心,卻又很難找出兩全其美的方法。過年這煩惱某種程度來說,是來自於同志對原生家庭的體貼,以及想得到家人認同的渴望。
要說解決方案,其實真的沒有。不過隨著年紀越來越大,年味越來越淡,加上網路發達,過年似乎沒那麼嚴重了。以我們家為例,過年最重要的活動就是除夕年夜飯,以及去拜祖父母跟母親。但說到年夜飯之後的守歲,也不過是我們3個孩子坐在客廳上網看書聊天。去年過年,我們就先跟爸報備說有朋友要來玩,爸也樂得跟老婆出去約會,把房子留給我們,於是難得見面的南部拉子朋友開車過來,還帶了超級豐盛的食材當場辦桌,一票人吃吃喝喝很是歡樂。

有時候不免會想,對老爸來說,孩子回家讓他一次全部都看見才是重點吧!他最開心的是初二大姐也回來,四個孩子圍一桌打麻將,然後因為都連台數都不會算,毫無章法亂打,得請他來指導。其實,一年就這麼一次滿足爸爸的希望,其他日子都給女友,這樣換算下來,長輩反而是吃虧的一方哩。
前些年祖父母還健在時,姑姑叔叔都回來過年,祖父母過世後,大家就各自過各自的了,這是很自然的演變。所以真的當我們年紀越來越大,過年的壓力也會越來越小。
有一年過年,當我發現姑姑嬸嬸不再問我怎麼還不打算結婚時,我忽然間了解到,那些非常困擾我的問題,原來只是過年時必備的話題。畢竟平日很少聯絡的家族之間要表達關心,好像也只有在這時刻最理所當然。
於是我學會了化被動為主動,主動問候長輩身體健康,問他們有沒有吃維骨力或保養品、主動跟長輩聊投資股市房地產跟景氣等。說來也妙,同性戀不同性戀、結不結婚這事兒,就很自然地從過年話題清單中消失了哩。

(作家、女同志網路廣播節目主持人)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