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當是思辯吧!關於施的"有道理"

2011年4月22日 1:58 @facebook
這會是一篇很長的文字。(先說,以下都是我個人主觀。)

4月18日半夜一點五十七分,正確來說應是4月19日凌晨,我在MSN跟她說:「我想寫點什麼,關於施明德。」
她說她把報紙放在洗衣機上,要我去看文章。儘管我早就在網路上看過了,我還是去拿了那份蘋果日報放在書桌上。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透過MSN聊著這話題,我說施明德的邏輯很X,但是可以成立。
她說她看完後覺得施明德說的有道理。我就跳起來了(當然是在心裡跳腳)。

太太的看法是:
「他只是認為總統只要坦白之後才屬於隱私。」
「我想施先生是要她說我不是同性戀我只是單身,或,我是同性戀我單身。」
太太覺得就像施先生說的若再出現第二個吳淑X,隱性的吳淑X更可怕。

我說:貪污這議題是所有黨都有的,只是吃相(難看與否)。但是他(施)很成功把同性戀跟貪污掛鉤,兩者都是負面印象。

太太說我層次太高。我們就貪污這點開始糾纏,還扯到馬跟連的另一半。
我說貪污是施的假設再假設的第三層喔,跟性傾向無關。
太太說所以小英的另一半也須公開阿,跟性向無關沒錯,但跟另一個人有關。

我說:妳落入他的假設裡了。
她說:我是以國民的角度來看。

我要太太去找白馬非馬的邏輯,還有三段論。因為我覺得施是在玩文字邏輯遊戲。
這時候兩人的立場已非一對拉子在討論這事情,而是各有政治立場跟視野的兩個人在討論這件事。但我開始覺得火藥味有點出現了,我不想因這種事跟另一半引發爭執,卻又很想讓她知道位何我覺得施在玩文字遊戲。

我就開始舉例(個人主觀):
1。胖子不靈活
洪金寶是胖子
所以洪金寶不靈活
(但事實上洪金寶是靈活的胖子)

2。孩子要聽爸媽的話
我是妳爸
妳要聽我的話

她說這是繞口令。

然後我開始用很老頭的方式一段段拆解。(當然這是我個人主觀)

妳看他第一句壓的是: 我是一個對總統"絕對"不信任的人。
這句下去,表示他可以有無限質疑,因為他"絕對"不信任。
第三段強調自己是總統之敵的正當性,他每個總統都幹角。這是呼應並強化第一句。
再下來都是攻擊"總統"這角色。然後再把自己身價拉高,以監督者自居
下一大段開始攻擊蔡英文,把她跟總統畫上等號。
蔡英文被保護+自我保護,摸不清底細。
總統是最恐怖的生物
蔡英文會是最最恐怖的總統

再下一大段又玩一次以總統的監督者自居。
然後是:
不是針對"女子"蔡英文,而是針對總統候選人
蔡英文是總統候選人
蔡英文可能當選總統
總統無隱私
蔡英文必須公佈性傾向

再下一段也是一個扣一個的論調扣死蔡英文

但這篇把蔡英文換掉,對所有總統候選人都適用喔
因為他定位自己是>總統監督者

這時太太總算冒出一個:「對」字。
我就接:「真是放大屁,自我感覺太良好」(是,我還是忍不住攻擊了施先生)
太太說:「任何人都可寫這一篇 因為每個人都是監督者」

太太總算了解我的初步想法了。

我說:「但是把性傾向扯進來 就很不應該 監督者應該質疑的是候選人治國能力 可否作到均輸評準
讓人民吃得飽 不要加班到死 買得起房子 這是最基本的
可以讓股市回穩 有經繼手腕與否 外交可否突破困境 對中國ECFA方針如何」
(以上這段是從MSN對話紀錄貼過來,錯字保留不改)

她說我這些都可以寫,但我覺得這樣太張愛玲了,會變潑婦對罵,格局太小。我只是要拆解施的邏輯給她看。

然後我還是又忍不住跟太太說:「我很想寫:『有人在乎你的意見嗎?』」
她說我中犀利人妻的毒太深,那一句是C立人七的台詞沒錯。

我說:我氣的是施明德跟藝人一樣,靠同志博版面,藝人想上報就來個"自爆"有同性喜歡,這麼多年來都一樣。

三點四十一分,討論告一段落,太太還是覺得施說得沒錯。沒關係,因為我只是想讓她知道我為何這樣想,並沒有非要她贊同我的想法不可。

* * *

次日報上就出現了好幾篇反對施的文章。

* * *
從小我們被教育成要聽信權威人士所說的道理,這是一點。
施先生的道理,是以權威人士的假設再大膽假設,然後大家也就信了。但這道理背後卻是對單身女性的看不起,還有對同性戀的鄙視。他知道社會觀感下:沒結婚=同性戀=有毛病。這邏輯可以被認可。這是嚴重的歧視。

也知道用:總統會利用另一半貪汙,要是另一半是同性就可以規避法律責任。這點可以呼嚨人民。
有這麼憂國憂民的話,那就推動立法讓同性戀可以結婚啊!這樣就可以"法辦"他大膽假設的:蔡當總統後另一半貪污無法可管的憂慮了!
這邏輯真的很蠢,八字都沒一撇的事也敢拿出來講。
但這招真的超好用,好用到變成公式了。

政客攻擊對手,就說對方是同性戀。然後很多人就相信被攻擊者有毛病,有毛病=能力不足。
藝人想曝光,就自爆說被同性戀喜愛。(還要強調但自己是異性戀,所以還是會拒絕同性的示好跟追求),然後大家就覺得,喔,這藝人真受歡迎。

我一直在想,就算我們現在有好多同志小說,有大遊行,有熱線性權會同光教會拉拉手還有好多同運團體組織,但這並不表示同志在這社會已經OK了。事實上,就因社會看似開放的表面和平假象,才更需要做同運。而且要邁入跟以往不同的階段,要打更硬的仗,要對抗更深層的歧視,以及對那些利用社會對同性戀負面觀感操弄政治或社會議題的人們。

施先生因為有著曾為台灣民主出力,遭受政治迫害的特殊背景,在很多人心中的確是正義的化身,是英雄。
但把他那套文字遊戲拆開來看,身為同志的每個人,也都是總統的監督者,因為同志族群在這社會遭受歧視迫害,迄今仍未得到應得的持平對待。

我真的是這樣想的,所以我會覺得他拿著自身曾為被害者的背景,居然拿性傾向來做為政爭或博版面的工具,成為加害者,更是罪加一等。

這並非首例,也不會絕後,類似的事件會一再發生。

但是,我們能做些什麼?
用選票選出能爭取同志權益的候選人。
支持同運團體,支持身邊正在努力為同志族群做些什麼的朋友們。
不要放棄爭取自己的權益,無論在學校,職場,生活。
肯定自己,不要放棄身為同志的美好與驕傲。

然後個人覺得,我們需要更多有媒體公關專長的同志朋友一起投入,無論在檯面上檯面下,協助推動同志社群權益的爭取。尤其在台灣這媒體演啥說啥寫啥,大家就跟著演啥說啥寫啥,卻又很快就忘掉,接著繼續下一個話題循環的社會。

(要轉載標明作者出處就可以)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