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e light

  結果,給自己打了一杯拿鐵冰沙。
  缺乏苦味的即溶包打出半杯甜滋滋奶褐色泡沫,城市的咖啡味。

  水藍色的天空隨著時間推移漸次轉暗,伴著嘈雜車聲飄來的風讓也紗窗細格化了。
  吸管攪動出幾秒喀啦喀啦,完全比不上潮水拍打沙灘的沙啦沙啦。
  並不會因此帶來哀愁,是傍晚的平靜,往右邊看,貓小樂安靜地坐在窗邊置物箱上看街景。
  「阿樂,阿樂。」我喚牠,發音是家常的把阿變成三聲阿ˇ,接著四聲樂。感覺上好像在喊著什麼隊呼或口號。
  貓小樂回頭看我一眼,圓滾滾的雙眼不到五秒又轉回窗邊。
  牠是在陪我吧!只因我聽不懂貓的語音,所以牠以安靜代替對話。
  我常這樣想。
  
  前幾天無意間得知一位外國長輩往生的消息,長輩是國際級的精神導師,幾年前跟她有一面之緣,但我這凡人沒能抓住機會向她多請益。
  知道消息的前兩天,跟朋友在討論聖經,聊到「白光」,我們覺得很奇妙的是,幾乎所有宗教都視白光為宇宙及智慧的源頭。
  所以看到長輩往生的消息時,當下心中浮現「白光」這字眼,以及難以言喻的奇妙感受。
  接下來有好一段頗紛雜的思索過程,就不紀錄了。
  之後查找了《道德經》,發現居然看不懂,嗯,當凡人的好處就是可以大大方方承認自己不懂。
  
  原本想去淡水河邊吹風,因著天光好。
  做完家事後藍天也轉灰了。

  對於天地鬼神,始終持有極大的敬意,這也是身為凡人的好處之一,我們可以用我們相信的方式去相信未知的力量,並且選擇我們願意相信的,接受我們願意接受的智慧導引。

  願菩薩保佑長輩在天之靈平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