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IF貓

快樂週五。
是因為我決定要過個Happy Friday,儘管還有篇外稿要趕。

在便利商店吃早餐時,我一邊低頭看古龍大師的武俠小說,忽然間聽到很古龍式的對話。
「一個袋子。」
「什麼袋子?」
「思樂冰的袋子。」
「思樂冰沒有袋子。」

我就笑了,喔!多棒的對話呀。
但我沒抬頭。
午後下起大雷雨,貓小樂過來喵,我摸摸牠,跟牠說是雷公在開演唱會,不用怕,然後我要趕著交作業,要牠乖乖的。

牠聽得懂,所以又回床上趴在書上睡覺了,好乖的孩子。
多多根本沒在怕,一直窩在紙箱裡。這孩子腳放在三島由紀夫的《假面的告白》跟斐德希克‧柯雷孟(Frederic Clement)的《巴黎情人》上,頭枕卡夫卡跟赫曼赫塞,非常愜意。

文學貓?喔不,貓最棒的地方就是牠們根本不看書,但牠們會用自己的方式使用書本。
應該是這樣的感覺:「書是什麼?可以吃的嗎?」
然後大咧咧地把書當枕頭。但平常靜坐望向窗外時,那姿態卻又無比的哲學。

前天貓小樂的惡劣睡相引出了我的不對的對聯。
上聯:午後有雨書當枕
下聯:夢會巴黎情人深
橫批:書?這明明是枕頭

五點二十分,雨停了交稿了。

回頭一望,多多還在身後冰箱旁的白鴿快遞箱子裡,睡得可香甜呢!

被味素擊沉,手機響時很昏沉。妹要我去拿藥,說弟跟弟妹也在。
我就去了。

妹配製了一罐很漂亮的藥粉。層次分明像沙畫,可再怎麼說還是藥粉。

大家在客廳看電視,很家常的亂聊。

包含妹說我沒中阿飄,然後我認為自己腦神經衰弱的對話。

借用妹的書房,趕著寫每日一百字(實際上約五到八百字),GILI趴在螢幕前,貓公主最大所以我沒把牠推開,另外一張書桌上,曼尼趴著睡覺,過去摸個兩把,曼尼發出「咩耶~」的叫聲。

出去買鹹酥雞的弟跟弟妹回來了,喊我出去吃。

小托跟小威晃來晃去,GILI跟曼尼也出來了。

貓咪總是充滿趣味的。

被趕進去寫作業,客廳傳來電視機的聲音跟家人的聊天聲,忽然間聽到一聲「咩~~」,眼睛盯著螢幕雙手正在打字的我,想都沒想就喊:「好可愛喔!」,客廳頓時傳來一陣爆笑,那是弟弟喵的,跟曼尼一貓一樣的聲音。

跟家人一起,果然是快樂週五。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