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與分離,都值得感謝

這幾天聽了好些個故事,色色皆有。
身為說故事的人,我一年可能只寫得出一本書,但卻會聽到一百個故事。而我寫的故事,從來不是來自於那一百個故事。
小時候緊緊守住的是自己的心事,現在守的都是別人的心事。

會覺得,嗯,我們其實可以不用追尋未來不可見的極致,或是堅持回望過往已失去的,現在我們有著什麼更需要被珍視。

一個微小的心得:
相遇與分離,都值得感謝^^

(謎之音:所以老人都有一堆故事卻沒半個秘密,是醬子說的咩?)

✐   ✐   ✐

「天長地久」這四個字,對我而言,是十多歲時的無法想像、二十來歲時的夢幻、三十出頭時的渴望。

現在,這四個字就只是我爹娘談戀愛時的定情之地,嘉義的天長地久吊橋,單純。

敲打出這篇手記的同時,戴上耳機聽著「 TSURAI・TSURAI」,但心中根本並無一絲痛苦。只是腦內小劇場演得正蓬勃熱鬧,不是舞踏呀,是狀況劇來著!同時又在跟友人MSN,聊著關於情緒出口。

把感覺打散成亂亂,有時對心臟負擔較輕。

貓小樂窩在洗乾淨的衣服上,福多多趴在我身後。

發現自己竟然開始期待一個未知的相遇,因為偶遇。

窗外落雨滴滴答答,並沒敲亂節奏。

I hope so.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