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 & the City:苦樂天平

台灣立報 > 性別 > AD的Les and the City專欄
2011-11-17 20:49

打開信箱,有無米樂導演莊子《牽阮的手》紀錄片的推廣函,這是前些年在女性影展看過的好片,當然發到臉書幫忙宣傳。但下一封卻是:「我覺得我活得好累,也沒有意義,為什麼同性戀這麼痛苦?」理論上應以拿手的勵志文格式,洋洋灑灑回上一大篇,可我沒有,並非這些年來讓這些來信給麻痺了,而是在想是否有更歡樂的方式回答這問題。

上兩週身邊朋友們好像一起感染了工作爆量病毒,只見噗浪跟臉書上哀鴻遍野。週五終於有婆朋友主動發難,找大家一起去GAY吧。等加班的人忙完,一票拉子聚在「Men’s Talk」拚命狂唱,牆上大幅赤裸上身熊男照,看著店內收斂害羞的T們,以及玩得很HIGH的婆們。

以前也有很愛上GAY吧玩的異性戀朋友,我問過她們怎不去一般夜店,她們說在GAY吧很安全,不用擔心被吃豆腐或騷擾。所以我想對婆來說,搞不好也幾分這樣的想法。

但我們那天去的是卡拉OK酒吧,朋友要我注意漂亮的白色麥克風,又要我觀察音響設備,說老闆在設備上有用心。我們待了很久,期間老闆一直送來自製小菜,後來隔壁桌的GAY還找朋友乾杯,不喝酒的就喝蘋果汁跟可樂,總之玩得很開心。

後來跟GAY朋友聊起來,問起年輕小拉子好像感覺上很會感春傷秋。熟女們的結論是因為小朋友時間比較多,也比較不忙。大家平常上班,上班時的力氣跟下班後的怨氣炸彈,光是用在對付職場的可怕客戶跟老闆都不夠了,其他時間更要用來放鬆玩樂調劑身心,實在抽不出時間來醞釀自己是同性戀很悲慘的情緒小花。

之後20來歲組還要去T吧繼續玩,我們這群30以上組決定乖乖回家睡覺。我發現熟年拉子在玩樂上比較功能導向,就是跟朋友聚聚唱歌放鬆,只要能達到目的,哪兒都自在。

回去後隨手將手機一拋,打到沙發上的掛鐘,那便宜的IKEA果凍白色塑膠鐘,沒電不會走了,就放著一直忘了換電池。可我突然有個發現,就算停住不動,這鐘一天也會準時兩次。兩個很平常的小發現,頓時讓我有新的洞察。

想說的是,每個人的存在都是有價值的,但價值的得由自己來產生認定並彰顯。生活就是這樣平凡。小時候明確目標就是讀書,其他時間多半用來渴望轟轟烈烈大喜大悲的關係或情感。可長大後,自己打理自己的生活,想望的也越來越跟生活相關。能夠少加一點班、放假可以跟朋友聚聚聊聊,平安渡日,要的也就這些了。

好與不好的感覺天平,是我們自己把自己放上去,然後再添減各個砝碼,我們會因變胖了而悲愁,變瘦了而歡欣;因工作爆忙而發火,放假而開心。換個角度來看,同性戀、異性戀、有伴、沒伴不也是砝碼之一?對我來說,身為拉子是將快樂感覺加重的超級大砝碼。那妳呢?

(作家、女同志網路廣播節目主持人)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