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懶得撕標籤

同性戀這標籤,一貼就是幾十年。
貼太久,標籤都油得發亮,也懶得撕了!
這樣過日子也沒什麼不好,應該說,根本找不到偽裝成異性戀會過得比較快樂的理由。

不需要特別強調自己有男友,那無意義,我身邊的伴侶明明就是女人;工作靠的是專業,跟是不是同性戀無關;同事知道我是T,也不妨礙彼此的情誼。身邊都是活得好好的同性戀朋友們,大家見面吃喝玩樂,交換工作跟生活心得,也沒有特別同性戀的悲苦。

太過理所當然,反而不會去在意自己是同性戀這件事,異性戀不也不在意自己是異性戀?

用筆對抗歧視與不公,以實際的生活與存在來證明同性戀也可以過得自在。跟小時候相比,差別在於,我終於學會不去在意非生命利害關係人的言語,畢竟我們生命中需要在意的人真的並不多。然後,自己如何看待自身的存在,遠比別人如何看待自身的存在重要多了。對自己有想法的話,就不用被別人的想法套住。

我覺得這跟工作差不多,找出重點,找到該先去做的。
標籤?隨便啦,我就是貼著同性戀的標籤過活,只是取代撕下它,我會貼上更大張的標籤!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