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病

昏迷超過20個小時。

期間接了幾通手機,我哀求著讓我暫停一次專欄。
好痛。全身都好痛。
醫生說這波感冒就是這樣。

真的很痛,吃過藥邊哭邊在高燒中昏睡過去。
被自己設定的鬧鐘喚醒、吃藥、昏睡。循環三次。
發現自己一天未進食。出門買了碗湯,索然無味。
鹹味消失了。
“眼淚是鹹的,這下子豈不更好?”這樣想著想笑,卻猛烈咳嗽起來。

把氣力用在幫阿樂放乾乾跟罐罐,清貓沙。把汗淚浸濕的床單丟洗衣機。

就又不行了。

走開!把威脅包裝成關心,那種自以為是比蟑螂更令人厭惡!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