暈眩症再逆襲

週四傍晚忙完一進門頓時傻眼,淹水啦!

早上出門前按下洗衣機,不知道是水籠頭還是排水管鬆脫,總之迎接我的是漏水。
卸下筆電包搬床移櫃開始清理,反覆拿抹布吸水扭乾,一邊以可以順便擦地自我安慰,跪趴在地上整整忙了兩小時。
起身時忽然一陣暈!
一開始並不以為意,就覺得只是單純動了整天腦,加上回來後立刻勞動,身體有些累到,手機響了,是催稿電話,報社換了新窗口,催稿電話比往常晚,但還是趕著交稿。之後繼續整理善後,將床櫃歸位收折晾衣做家事,走動時暈眩感卻未消失,幾次踉蹌肩膀撞到牆壁。我還笑自己像喝醉了,心想只要躺床上休息一下就好。沒想到事情不是傻人想得那麼簡單,忙完後一躺上床立刻天旋地轉。
熟悉的天旋地轉呀~

糟糕!不出聲地跟自己說:又來了,暈眩症!

接著就是轉呀轉地狂暈,外帶嘔吐,最後很想噴淚。
可醫院已經關門了!

整晚都在暈眩跟嘔吐,到最後已經有點想哭,也不知怎麼睡著的,週五不用出門,但一早又被手機叫醒起身忙工作,暈眩症搞得我邊看圖稿邊作嘔。只能在心底自我調侃:咪的直犯嘔老子懷孕了,得趕快去看醫生!
下樓時很怕滾落,以烏龜的步伐扶著樓梯鐵把手跟牆壁緩慢移動,腦袋幻化成無數個黑色漩渦瘋狂轉動,走在路上時也得要不時停下來,因為看著地磚走路的我,發現自己根本無法走一直線。就這樣掙扎進到診所。醫生看了眼睛耳朵喉嚨,往梅尼爾氏症判定,就說要多休息,至少要休息一週,然後還要回診。
「可是我要工作。」我苦著一張臉說,偏偏這週有四個工作要完成,行程排定到下週五就可以休息。
醫生又說就是吃藥多休息,這些止暈眩的藥都會嗜睡。
「可是我要工作。」我又說了一次,覺得自己帶點哭腔了。
醫生真不愧是醫生,非常不為所動,交代說看電腦每十分鐘要休息二十分鐘。
我的天呀!這樣等於根本無法做事!

晚上爸爸大人北上要家庭聚會,拜託妹妹來載我去姊家,妹說這是腦中溼氣過量,我笑說莫非這就是水母腦?妹說要配中藥給我吃。爸爸到來後大家一片歡樂,一開始我還能撐,但就只是窩在沙發上沒幫忙。怕爸爸擔心我們都沒說,結果飯後又開始暈,就只好任性地去和室躺倒。

暈眩症讓我好想大聲尖叫,這簡直就是不定時炸彈啊!發了臉書訊息,沒想到不少朋友也有這症狀,難道這也是文明病的一種嗎?

第一次發作是在2002年,第二次發作是2010年,根據朋友們的發言,就是太累跟壓力大導致。但老實說,我覺得工作壓力其實還好,若要說有壓力或累,也是心神俱疲的關係吧!身體總是很誠實發出警訊,我想我該乖乖的吃B群,還有多出門去玩樂了。

我絕對不會被打倒的!我要趕快好起來!嗚呼!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