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都沒自己文章 XD

對於一個作者而言,電腦裡有自己文章原始檔跟備份是理所當然。
對於一個很散仙的作者而言,電腦裡找不到自己文章原始檔跟備份也是理所當然。

嘿吼!我就是找不到!
《握手》再版時多了一篇《小良的情人節》,怎樣都找不到!
然後還發現,跟某前任的故事,自己電腦裡也沒,結果在對岸網站找到。

默到一個不行… …

幾年前被我撤下來的《Aquas de Marco》(Waters of March),對岸把篇名翻成中文,有I & II完整版,這網站站長有跟我打過招呼我記得。但另被轉到百度貼吧這就默了。

前年幫人做書,明年要幫別人寫書。去年說要思考出書的意義,說實話根本沒時間思考,被工作跟生活追著跑。(這是藉口)

有些東西,連怎麼遺失的都不記得;有些東西,鎮日想丟卻丟不掉!

丟與不丟該如何取捨?

過去紀錄下來的文字,如今看來都是怵目驚心的太過誠實,人本該誠實,可當發現那誠實讓時間銳化成一把把割開傷口的利刃之時,滑鼠下意識在DEL鍵上游移。

2009年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研究。把用在治療心臟病的β受體阻斷劑(Beta-blockers),使用在消除壞記憶,也進行人體實驗了。去年MIT發現可消除記憶的Tet1基因,仍在以活老鼠實驗中。

在混亂的純文字檔案裏發現這資料,應是之前動念想寫這類小說。

我們好似都在經歷著類似的生命經驗,有些舊傷還來不及療癒,新的傷口又來,於是將舊傷草草掩蓋,而新傷很快又變成舊傷,再次進行草草掩蓋的過程。最後面臨所有舊傷都無法被好好處理的窘境。

不看自己,擱著不管是個便利的方法沒錯,放久了或許能自我癒合,然而缺乏照護而潰爛的可能性也同時並存。

(省略一千字,就放心底吧!)

還是得整理,無論是電腦裡的檔案,或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