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線無戰事

午後兩點半。
貓小樂一直盧要吃罐罐,牠贏了。

爸跟姐在討論有機麵粉跟自製麵包心得,爸又問妹最近新開的塔羅課的狀況,都在LINE上。
宇宙刑事在線路另一端寫她的流水賬,我在整理電腦文件,不時得摸貓小樂兩把。
音樂由雲端飄來,一萬多公里,斷續且模糊。

小傢伙又要搶電腦椅,把牠抱到懷裡,阿樂一臉老大的模樣窩了三分鐘,還是堅持要獨佔椅子。

2014-1-13 2.39

 

 

 

 

「… …我九號在幹嘛?」那端在murmur.
我打我的字,不用回,反正就是掛著。

這陣子不忙,把《饑餓遊戲》三部曲好好溫習了一次,又翻出《歷史學家》來看。

「我禮拜四吃什麼啊?」
「去翻對話記錄,搞不好妳有跟我講。」
然後兩人開始翻找對話記錄照片。

不太理解為何要翻成「卓九勒」而非「卓古勒」,我是說《歷史學家》那本書,而且「衛生棉」也翻錯了。

就算戴著耳機,窗外喧鬧的車聲依舊清晰可聞。

手指敲打鍵盤的聲音,不著邊際地交換對話。夾雜些許線路雜訊。
可是很平和。

因為太遠了,遠到就算有任何瞬間的強烈。

也會被稀釋。

所以,平靜。

至於背後藏著的情緒,也並不需要再被看見。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