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ga

MAC離線寫Wordpress,PixelPumper不錯用,讓書寫甚或記錄得以溫吞進行。

其實是想把這轉成一篇第三人稱的小小說,或許以後會吧!

那時,正在友人家中歡樂討論下下個月大家一起過生日,聊著聊著,某個名字又被提起。

「我不討厭她,我還是喜歡她。」我說,雙手插在牛仔褲袋裡,才想到把打火機放在客廳電視桌上,我抓不到支撐。

對於那結束後還意外發生的回馬槍,由於過程公演得太明確,朋友們遂以明確的語句表達出並不希望我再受傷。

「我知道。」這兩個月我都這樣說:「我知道。」

不過,這次終於能夠好好解釋那個「知道」,也說得出口了。

就像大狗很喜歡一個人,於是就靠了過去,結果挨打,驚惶失措,因為是對方招手要自己過去的,結果迎來的並非友善。又以為是自己忘了搖尾巴,再靠過去一次,又被打。

所以就不敢了,因為知道會被打。

「不可以了喔,會痛噢!」大狗跟自己說。

當初要大狗過來的那人後來遠遠地說了「Sorry」,但始終沒說為何要製造傷害。或許那人也不知道自己那樣做的理由吧!

「太怪了。」朋友說。

其實不奇怪,在看到了背後另外的人之後,真的沒什麼好奇怪的。從去年六月的那謊言被看到開始。

並不會遺憾。頂多只是再次驗證了:想當好人,有時候是一種愚癡。

因為愚癡受到的傷害,誰都不能怪,本就該是「怪我」。

======

我們太習慣把過去放到記憶的冰箱裡,以為保存著就不會壞掉。

可事實並非如此。

一開始就變質的物事,就算放進南極的冷凍庫,它也並不會還原。

又因著整理冰箱從來都是一件困難的工作,我們往往就這麼擱著放著。頂多在打開冰箱要放進新的過去之際,挪移一下以騰出空間排列得更整齊。

(提到冰箱,就想起三毛跟姑卡)

我們常會錯置時間,或擅自忽略了時間製造出的改變,每一分鐘都是流逝、都是過去,但我們太習慣將特定的時間點抓住,且將那點展延成線、再交織擴張成虛構的平面。

終於願意承認也相信,那當初被我放進冰箱的是一杯已經臭酸的豆漿。不需去探究變質的原因,也不需再去想為何會酸掉。

拿出來直接倒掉便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