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窩不抖M組

小野北上、BXD從米國回來,約了碰面。這兩枚都是狗窩十年以上老窩友,當然要去。

還有穎妹、威利、Sanya,小野另外帶了朋友小雞,共七枚。久久見一次面卻沒有陌生感,大家很平常地隨意聊天。然後互相幫助,學中醫的BXD輪流幫大家把脈、復建師穎妹邊跟小野討論肩膀痛,還邊幫我設定手機、占卜師Sanya幫大家算瑪雅,我幫小雞看手相。或捉對治療或群聊或交叉聊,全無冷場。

左手伸過去,BXD把了一會兒脈,皺眉大喊:「吼,快爆肝了啦!」。
然後,我很榮幸得到大家噴發出好一頓「關懷」。
「好啦好啦,我昨晚沒睡好。」我說。
「少來了,什麼昨晚而已,妳長期睡眠都不足。」會得到這吐槽很理所當然。
特定問題通常會導致對於引發針對問題的行為或事件的討論,可我覺得這部分不需要多說,反正是我自己使用時間的方式,後果是睡眠不足,我自己承擔。

稍早小野也得到很大的「不要再昏倒了啦!」的關懷,大家就是這樣直接表達。
很高興看到威利跟Sanya氣色很好,她倆上山去斷絕網路休養了幾天,回來感冒都好了。

妹之前有特別提醒我聽聽BXD的抖M故事,要我關懷她一下,都不用問,她就已經一直在講了。
(「M」是英文「Masochism」被虐狂的縮寫。「抖」是日文「ド」,表示嚴重的、重度的。抖M,超級被虐狂。動漫用語。)

「就說除了沒名份之外,該做的都做了啊!」牡羊座的BXD說得超直接。
就兩人住一起有實無名,對方死不表態的百般虐,但其實也算不上是很有創意的故事。
「之前我們叫她SMD她還生氣咧,現在完全是抖M。」穎妹說,她們前幾天先碰面吃飯了,一樣的故事聽兩次,同情心就不用展現了。
「哈哈!所以她是出國深造抖M課程。」我追加。
BXD的狀況還牽涉到未來工作,大家也認為出國為的是讀書跟前途,這是現階段該先處理好的重要事項。總之,感情的事最後決定權始終在當事人自身,彼此想跟對方要的是什麼、給不給得起、要不要給、要不要去要… …等等,只有兩人才能邏輯出來,只要一方不坦誠,就會繼續糾結下去。

去的是「肯恩廚房」美式餐廳,店內有一隻超大的史努比絨毛娃娃,服務態度非常好。

大家手腳超快,一回家後就說要成立Line群組,威利問說要取啥名。
「狗窩抖M組。」想標題對我來說不是難事。
結果百小達說她不想再抖了,意念很重要。
就改成「狗窩不抖M組。」,然後人拉一拉開始喇塞傳圖。哈哈!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