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9白色的狼與失語症

工作告一段落後,去桑亞跟威利家玩。吃到今年冬天第一鍋薑母鴨。

電視播放著印度片OMG,邊吃邊聊,從印度的多神聊到瑪雅,吃完沒多久又一起討論桑雅的力量動物,三人突然間就切換到工作模式,一人對著一台電腦各自忙。瀏覽完待審文件跟電郵,扭頭拜託桑雅幫我找力量動物。
一開始觀想到的是長頸鹿、獅子、豹、象、松鼠、鷹… …
然後出現一個毛茸茸的大頭,大白狗、不、是像大白狗,吐舌在笑,有著一雙藍色眼睛的狼。
很有意思。

之後又繼續吃跟聊,發現自己表達能力越來越低下,話語無法好好組織說出口。
可能是工作時腦袋轉速持續超頻,一下子無法順利切換到聊天模式吧!我是享受自己所選擇的工作型態的,所以鮮少抱怨,反而常覺得有很多妙事。
就是用腦過度的累,機器使用過度過熱,需要停機休息一下。
結果整晚都失語症,話說不好也說不完全,往往突然停住,望著天花板發呆,但只限於在表達關於自己的想法時,因為當聊到別的話題,像網頁設計、社群平台等時,我又回復到平常的敘述流暢。
很有意思。

聊了整晚,三人構思出一套桑雅教學可使用的教材雛型,清晨五點,繼續吃,是熱呼呼香噴噴剛出爐的手作比司吉。
吃飽了,睡覺。
中場醒來,大約是十二點還是兩點,總之又倒頭繼續睡,做了個很可愛的夢,我希望這是預知夢。
再醒來已是下午,還是晚上啊?搞不清楚,不過不重要,總之又是準備吃,先看了古早的歌仔戲,大笑。
傑小米來了,一起看星際之門(StarGate)第一季,又開始聊平行時空、外星人、古文明等等。
失語症又出現了。

並不刻意去對抗腦中快速流動的思維與話語的不同步不協調,因為沒有不舒服感。
不過是暫時性內外在衝突罷了。
Arctic wolf, what u want me to see?

答案在三天後出現。
我知道了。
很有意思。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