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溫差的螺旋:《無名指的標本》

小川洋子的書,之前只看過《博士熱愛的算式》。
《無名指的標本》一書內有兩篇短篇小說。

日本人在描寫相遇、失去或死亡,似乎總能以淡然的角度看待,村上、吉本都是這樣,不需要特定的轟轟烈烈。
所以跟著第一人稱「我」的女主角閱讀,一開始就知道女主角在汽水工廠意外失去了無名指上的一片肉,轉職到了間標本室。
標本室呢,是記憶的靈骨塔。有一句裡寫出了「超渡」,反而有些直白了,不用寫出這兩個字,閱讀時也感受得到。
文章看似走得平淡,一開始是溫柔的,約二十度的溫度。然後慢慢地如螺旋梯般隨著情節下降,想把自己傷痕做成標本的女孩消失了、會彈鋼琴的獨居老婆婆死亡了。到這裡為止,是一度二度的下降。
女主角打翻字盤,男主角只是看著她一個個撿起那段,明顯失溫。
在為最後的讓讀者打冷顫鋪陳,小川又使用了一次淡然。擦鞋的老鞋匠說著:「會死掉喔~」,就像只是提醒說淋濕了要趕快把衣服脫掉,不然會感冒喔。
那雙黑鞋,是男主角(標本師)送給女主角的制約,跟女主角的殘缺的手呼應。
主女角最後選擇將自己的無名指製成標本。劇情走到這嘎然而止,讓讀者想像,推開標本室的門後,女主角是消失或幸福?

12247807_10153677314517158_1795761020947398072_o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