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 — 【嘶嘶嘶】

陰陰冷冷的一月午後,師大路某間別致小茶坊二樓,偌大的空間只有我跟她,隔著木質小圓桌,我們都把自己嵌入大椅子裡,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不知怎地,話題轉到羊男身上。
「嘶嘶嘶。」她忽然發出奇怪的聲音,然後笑了:「只要想到羊男,就會想到嘶嘶嘶的聲音。」
然後她又嘶嘶嘶了好幾次:「吸腦漿的聲音。」

我深吸一口菸,腦中浮現出穿著 Polo 皮鞋在圖書館走著的景象,菸頭燃起亮亮的紅,也發出細碎的嘶嘶嘶聲。
「所以說,羊男之於妳就是嘶嘶嘶,換言之,村上的存在對妳而言只不過是嘶嘶嘶的聲音囉?」
她笑了。反正我說啥莫名其妙的話她都會笑,不過她很好,不會用看怪物的表情看我。
「嗯……不對不對,應該說,村上的存在對妳而言只不過是個壯聲詞。」
「是囉是囉。」她的笑意更深了。
「嘶嘶嘶。」她又表演一次:「羊男。」
我把圍巾圍住臉,呼出的熱氣模糊了眼鏡,思索著自己寫過的東西。
那我的存在之於妳是什麼? 我想著,但卻沒說出口。

當年愛上了一個女子.為她寫了這篇小短文.
那我的存在之於妳是什麼? 到現在 我 還是想問這問題.

原刊登於 AD的文字小窩
並於 村上春樹的網路森林 發表
========================

e.jpg沒備份的後果,就是文章散落網海,難撈,還在對岸的網站找到自己都沒有的舊文(要感謝當年的大量盜轉嗎?囧rz)
文中地點應是師大路雙魚坊,是真實對話,聊的是村上春樹的《圖書館奇譚》。
時間是溫柔之篩,能過濾掉許多負面情緒,只留下美好。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