瑣瑣

四月五日,是初戀情人的生日。
那天的某個時刻,翻出了Sean Lennon的Parachute聽著。
要先記錄下來的是另一件事,極微小。

其實只想貼壽司照片罷了,因為熊熊想到「投桃報李」這成語。
反正,初戀情人生日那天我一大早就起床了,這得另外紀錄。
-當流水帳無法好好地以流水帳的形式被連續記錄下來,就會變成不知所云超破碎狀態。

反正,當宇宙刑事提醒記得吃飯,我就直接傳壽司照片過去,預設回應是「海苔都皺了還吃」之類的。結果居然是「吃這麼好」,明明只是爭鮮而已。

wp-1491840638727.jpg

當然我這邊也收到一張啃了一半的越南春捲照片。
各忙各的,過了6還8小時,一句「托你的福我現在好想吃生魚片」跳出來。
我就笑了,再追加一張過去,很稚氣的舉動。

wp-1491840650928.jpg

然後我得到了超市照連發、還有這張豐盛的生魚片照。我稱讚了中鮪肚肉。

wp-1491840693803.jpg

真是萬惡,這類照片後座力極強,一直盯著看就會想吃壽司無誤!

突然發現,今年的一月一日我居然沒有做紀錄。
去年到鬼門關走了一遭,崩毀的世界迄今仍百廢待舉,死神貼在心口我們似乎必須當朋友。

– 對於一個待己嚴厲的控制狂而言,最痛苦的並不是與死亡無時貼身,而是在終於能確切掌握自己死亡方式,對自己生命的結束不需要有任何幻想或想像之際、卻無法控制死亡出現的頻率。

然後就覺得,那、有的沒有的,還是加減紀錄吧。這閒散淡漠的說法背後,其實就五個字:
我怕來不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