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無視的不放

某天上午正在處理文件,朋友傳了毛小孩照片來,一邊普通日常閒聊。
就一張張點開來看,結果瞄到其中一張照片的背景擺設,在心中嘆了口氣。
只能說,人的執念果然業力強大,都這麼久了,還不肯放下嗎?

思考五秒,決定不主動提及那張她與前任的合照,繼續聊毛小孩。

14號晚上跟超久沒見的山大王孔太太小聚,彼此交換近況時,她的乾弟弟T好友也同樣卡關卡很大,都好幾年了還一直放不下前女友,然後哀怨悲傷著早該入土為安的、已死的舊戀情。

「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跟過去過不去的朋友。」山大王孔太太說。
人就是這樣,都是大人了,長達一年以上的時間,該說的、能說的也都說了,說盡朋友道義陪伴,也都一直在陪伴著呀。

身為朋友,看到這樣一個不放,一開始也總是看得很用力,更試圖想幫忙解決這個不放。
然而,這到頭來根本就不是我們能做到的,因為是當事人的課題。
.

記憶或許難以遺忘,然而卻可以模糊且覆寫。
而當不放建構出一個輪迴之際,無視就成了必須。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