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瑣瑣] Summertime

9℃, Friday night. one cup of hot black tea in hands.
and Laura Fygi.

All of me
Quizas, Quizas, Quizas
Besame Mucho

昨晚熬夜到今午,完成四篇文件,燒腦,跟工作夥伴確認待辦工作進度。
停工,enough.
躲到被窩裡小小發抖了五分鐘,等腦袋CPU降速等身體暖和等心緒回到日常阿呆模式,貓小樂也鑽進來,我躬著身子以至於牠無法照往常一樣窩在貓僕兩腿中間,只好縮在膝窩的ㄑ後。家中有貓的一定懂我們的姿勢。

於是睡著了。

こんな夢を見た。

我知道自己在作夢。
置身於L的房子裡,至少3LDK。在夢裡也清楚這非她台灣或美國的家因為在做夢。
氣氛沒有不好,平常。
房間走到客廳的幾步距離向著L走去,H突然出現抱住我,小朋友般雙手攀著我肩脖要我跟她走。
去哪裡不知道,只要離開這空間就好。
可我跟L還有話要講,朋友H&S出現,露出「她只是在吃醋沒關係我們先把她帶去外面妳趕快把事情處理好」的老好人神情,雙雙將H帶走了。
現實生活中,H&S這對跟H曾打過一次照面。
所以在夢中的我想著:「嗯這合理。」
然而並沒有任何事情要處理,我們對話過份日常。
「Banana襯衫要燙。」L說了類似這樣的話,說我明天開會要穿。
我應了聲喔,扭頭往右側房間看,那是更衣室,BR白襯衫掛在那兒。
她知道我的喔是指「好我知道了妳就處理吧」,我知道她知道我知道。
L伸手輕撫過我肩頭,貌似拿掉線頭或拍去灰塵。
空間裡光線充足,亮晃晃地。
細碎交談,忘了都說些什麼,約是柴米油鹽之類。情緒平和。
「嗯,我要去接她了。」我說,那個她是指H.
之後不記得了。
就醒了,沒有情緒起伏、意識模糊和平的夢。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