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蹤的存在:學習臨在

醒來時感覺夏天。

望向左側,陽光把窗簾照了個透,亮起一片深淺條紋的藍。窗台邊,背光成影的貓伸長了腿,一條毛皮橫批,尾巴垂下動也不動。
「a~tsu atsu atsui natsu… …」腦海中自動哼唱起澀柿子隊的歌曲,就單這一句,取代伸懶腰大喊「好熱啊!」。
因為實際上並不熱,冷氣跟電扇嗡嗡轟轟運轉中,室溫是安適的27度。

「那就來做水波蛋吧!」腦中LED小看板閃過一行字,起身梳洗。方才那首歌,是シブがき隊少有的人聲清唱,應該也不是主打歌,歌名是什麼呢?酷熱的夏天?唉呀呀沒關係不重要。

平底鍋加水,小白菜先一步泡湯,蛋叩下去,不多時即成。在蛋上放一片俄羅斯莫扎雷拉起司,看來甚是可喜可賀。滿意的笑容在臉上漾動五秒,才想起忘了磨咖啡豆,那就喝掛耳吧!從煮法到吃法都不需照章法。

手機跟電腦都關機,讓薬師丸ひろ子“スロー・バラード”透明感的歌聲與空氣混合就好。

貓小樂出現了,就在我拿起湯匙之際,牠以全世界最可愛的聲線喵喵吟唱了兩句。
「我的早飯咧?」小毛怪超理直氣壯。
「明明那裡就有!」我指著右側外星人一號自動餵乾乾器。
貓小樂抬頭看我,雙眼圓不溜啾,超可愛,三秒內我就決定投降。
「妳贏了。」我口氣平靜到像在念佛號,開冰箱放罐罐,一起吃早午餐大家開心。

刻意想體驗「專注於進食」這明知卻幾乎從沒做到的行為。

其實食物已變涼了,沒關係,天氣炎熱,涼掉也好吃。
事實也是如此,不需撒鹽,起司與蛋白融合得歡娛,入口時濃醇清爽交疊,小白菜在口中被咬嚼,散發出蔬菜的自然味。

吃自然食材最棒之處就是,真的不用再挖空心思想形容詞,因為它就是天然的自身的味道。「食知味」感覺很好,是那種「嗯,我有好好地在吃,好好地品嚐到美味,有在活著。」

518上午。

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感覺、體驗、落實並且稀釋「臨在」,因為我覺得臨在好厚實,像是上好松煙墨條(這什麼形容XD)。

在記錄當時感受過程中,腦海中卻仍不停浮現出跟那當下無關的人事物(略,另記)

於是想起三島由紀夫的短篇小說「施餓鬼舟」。

只要一脫離臨在,就又跌落河中浮沉,或乘坐於舟上,心念如蓮花燈,回憶是鬼魅星屑,要超渡的唯有掙脫不了時間綑綁讓過去附身的自己,沾染了滿身的以為失去蹤影其實存在,然則無論扮演何者均無法達彼岸。

「失蹤的存在」是之前看到小行星的天文新聞。

其實小行星一直都存在,只不過是沒被看到罷了。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