暈眩香菇

「我簡直是上好段木,這波種出的是超大朵暈眩香菇!」

雙手使勁扣住額頭,暈眩波過後,腦袋冒出這句。
然後就笑了出來,無聲地,因為還在暈,餘波蕩漾。

這兩年刻意養成的習慣(?誤),痛苦時還是儘量讓自己笑。

anyway, 暈眩大約一週前找上門,不是耳石移位,沒有暈到噴射式嘔吐、可能是前庭神經炎、最好不要是梅什麼尼爾什麼症!

理論上應該去看醫生,實際上就是拿工作忙當藉口沒去。
夕鶴啦。

這個暈,對池投石起漣漪。閉眼更暈。

昨天在活動現場,大家照慣例玩鬧瞎聊,同事還傳了超欠扁的錯字貼圖,

突然就一陣暈,真的對自己翻白眼。

因為也聊到婚姻平權公投,發暈時忽然湧上一股不甘願,覺得自己可能等不到法案通過就掛點了,真是可惡的政府。前朝是敷衍拖延、當朝是欺騙!

寫到這裡時習慣性古狗公投,結果發現這消息,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