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冬至25°C

週末,被貓小樂叫醒放飯。天氣晴朗,伺候用膳、清貓砂盆、掃地。

接著是讓灰塵白了一身的黑色肩背包,裡面都紙類,一堆明信片跟酷卡,丟掉。
原稿紙幾疊,這篇「人魚之淚」(三小?)看了好幾頁,才邏輯出是研究所時代寫的小說,嗯、拍張照以表紀念,過去的未完成的小說全丟掉,我可以再寫新的。

翻出過去工作的作品集、合約、電器保證書、離職交接證明、相本、稿紙… …通通往垃圾桶丟。

啊!一本硬殼B5畫本,翻開,握手簽書會的留言本,這、現在的我還沒辦法丟棄這本記憶。

整個包拿起來往地上倒,信件、明信片、稅單、電信費信用卡帳單… …散了一地。

誒?這什麼?邊跟著音樂哼唱邊收拾的我,捻起小紙片端詳許久。
啊!啊啊啊啊啊!記憶衝腦,情深愛濃小小的小情書呀!2002年。

對著紙片點頭,在心裡說:
「謝謝,當年的我,也深愛著當年的妳。」
嗯。
落入紙屑簍。

然後我開始換衣服,決定出門讓陽光照一照。
因為腦海中響起她喚我的名的聲音了,還有她心情好時會胡亂喊「拱~~~嗯」。
出去散散步吧!去把回收倒了、還有去轉帳、去買茶袋包跟咖啡勺、然後去淡水走走吧!
一轉念就一趟行程規劃完畢了。

回收倒了、帳也轉好了,往公館去,騎著騎著下橋後竟沒左轉,而是直通基隆路,又順順左轉往敦化南路去,一路平穩迷路到了東區,然後買好了茶袋包跟咖啡勺,再然後因為迷路就順便買了小麋鹿帽T跟襯衫(啊,好冷!),想著回去要把穿了好幾年的灰色GAP帽T丟掉。

天氣真的很好。陽光亮晃晃地,照得心情一直都不賴,反正也變相釋放了心底深層的暗黑。
img_20181222_143536-457107787.jpg
一點都不冷。溫度宜人。
半路臉書跳視窗,朋友發文說冬至好熱,回程時我順便就買了義美湯圓。
到樓下時,因為在做下水道工程,鄰長先生招呼我停車,他也說今天好熱。
進門後沒多久,前同事傳LINE說冬至好熱。
一點都不冷,天氣好。今天。

嗯,寫到這裡,剛好ラ・ムー在唱:
少年たちは毎日天使を殺す
天使たちはスリルで瞳濡らす
お疲れ…お疲れ

お疲れ…お疲れ,可以了,可以了。

今日冬至,25°C。

++++++++
23:50補充
imageimag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