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都好事

2019.02.11 週一,收假,開工日。
業務妹很盡責地來問工作進度,不意外。

倒敘法。

邊聽音樂邊翻白眼邊工作中。二月三日五點零六分。現在是放年假第二天誒!我到底在搞什麼呀喵?!
「沒關係反正我過年時會工作。」編輯妹跟業務妹都這樣說。
可我不想過年時把工作帶回家啊!所以除夕前要交件。
上週四開會時,赫然發現年後工作量可能滿檔且沒得拖延,過完年到3月24前確定高張力趕工狀態。
坐我對面邊開會邊玩iPad的前輩一聽,當場就說不想接,他說他今天(四)才發現次日也就是二月一號開始放年假。開完會後他說手上還有其他案子要趕。他這一說我也才發現,然後也有兩件待處理。

好啦以上都是廢話,重點是:我們活在各種不同型態的輪迴中!

尾牙後過年前大忙一波,每年都一樣。前兩年意外重病讓我強迫停機,雖失去健康,但休養迄今身體已好多了,就又開始接工作,於是又開始慣性熬夜。儘管我知道熬夜對身體不好。
可怕的積重難返。

我現在陷入小學生不甘願寫功課模式,正在東摸西摸。
在聽Janet Jackson1993年5月發行的《janet.》專輯,最喜歡的"That’s the way love goes"
跟"If"兩首歌,歌詞都超色情的。
超喜歡"If"三分三秒開始的beats。
MV到現在還是超炫,一點都不退流行。

人自身,是以時間為單位,不斷地在各種週而復始裡打轉,彰顯存在。
也可以說,人的構成,就是一個個大大小小快慢不一的漩渦。
而、漩渦的啟動或招喚,都是自找的。必須要有這認知。

光以上這三句,我可以萬言描述。
不過,既然能用三句表達,那就這樣。

===敘述過年的分隔線===
昨日做夢,又夢到某人,總是夢見她。可我想跋除與這人的關係,這世涅槃了就不用來世再輪迴,下輩子我有想要相遇的人兒。
控制狂的愚痴妄想。
我認定這只是過年返鄉焦慮症發作,一瓶Orion生啤灌下去,感覺好很多。

以上是到除夕上午前的紀錄,總之有交出了一件工作。

就跟妹一起搭高鐵回家了,嗯用一張照片打發。

一回家放好行李上樓拜拜,帶了大瓶梅酒、中瓶沖繩泡盛、小瓶茶高粱,把泡盛跟茶高梁放到神明桌供奉給爺爺。然後我突然想到,拿起茭杯問:「阿公,給您喝泡盛好不好?」
蓋杯。鼻要。
咦?為什麼阿公不要喝酒?
妹說,要講清楚酒的來歷。我就說了是2015年去沖繩玩買回來的,再擲,笑杯。
咦?為什麼?難道、阿公想喝高粱?
再問:阿公您是不是想喝茶高粱?
是!允杯。
我們都笑了出來,阿公真是內行,泡盛30度、茶高梁50度啊!

年夜飯沒有吃到白米飯,而且是在我不知道那就是年夜飯的狀態下吃完的。所以妹當時很訝異我竟然沒生氣,當然半夜我才知那餐叫做「年夜飯」,很不甘心地下樓整治了一盤有白米飯的簡餐。
初一走春拜拜,人山人海呀!慈鳳宮裡的文昌帝君很乾脆,一盃給我文昌筆。
然後晚餐時才知道爸夢到爺爺說要喝紹興酒,因為爸之前都供奉日本清酒,難怪~~~
晚上妹在我的「鼓勵」(無聊的閒聊)之下,終於再次挑戰B站會員測試,我在旁邊幫她查答案,於是我們知道了趙麗穎女士是中國當紅一線演員。
初二菜就超豐盛,因為大姐回娘家。外甥女拉著我們打牌,大家都好懶沒人要去拿籌碼,就是打開心的。
過年就是拜拜、吃、睡、整理房間。但實在沒辦法整理因為無法丟東西,以下省略。

回台北第一件事,放罐罐給貓小樂吃,清貓砂。洗衣服。摸貓小樂。晾衣服… …
次日去買了電磁爐,因為用了三年的電晶爐壞了。

過年真是勞民傷財的節日,年味像茶葉越沖越淡。然後年假不知不覺就過完了,感覺上都還沒能好好耍廢 囧rz… …

熬夜,陷入小學生不甘願寫功課模式,正在東摸西摸。一邊小小聲地閱聽中森明菜「The best ten」合輯,一邊煲耳機,當然還有炸雞跟啤酒。跟除夕前一貓貓一樣樣的歡樂輪迴呀喵XD

喔對了,除夕前一天,在德國的學生突然傳訊來問感情事,我就開了牌。
收假當天,在米國的友人傳訊告知她訂婚了的消息。

其實,日子有著奇妙的對仗哩,異次元的工整。
都是好事。

%d 位部落客按了讚: